随笔



“hi”,他向我打了一声招呼,三月的阳光撒在他英俊的脸上,脸颊上淡黄色的汗毛似乎也在闪闪发着光。

“hi”,我坐在阳伞下面,拿着书,尽力用一种矜持平淡的语气回应了他,“早上好。”

许是我放大的瞳孔,抑或是一瞬不匀的呼吸,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我身前,低头,温暖又洋洋得意的把嘴角裂到了耳根。

“昨天你睡的很早吗?我给你发了消息你没有回我。”他说着,带着一点点自信和关心。

“昨天逛了一天的街,挺累的,嗯,很早就睡了。”我回答,“你发了什么吗?”

“今天下午东门路影院有一场电影,我记得你爱看叙事抒情的书,这个电影应该和你的胃口,”他微微向前探着头,“票已经买好了,我请你吃午餐,一会一起去吧。”说着,又笑了,斜了一...

春天到啦

【N】神奇动物

纽特有个小秘密,

他认为自己身体里一直住了个女人。

当然,这并非精神分裂,尽管他早早被霍格沃兹开除了。

这也不是人格分裂,纽特很清楚的知道他的内在到底发生了什么,而这也是他的父母和哥哥纠结所在。

如何接受自己的儿子想成为一个女人的信念呢?

这必然不可能。尽管他们爱纽特,但这对于一对传统的体面的英国巫师夫妇依旧是太出格了。

与之相反,哥哥提修斯虽然不知道如何改变一个想要成为女人的弟弟,但幸运的是他始终爱护纽特。会给他拥抱,亲吻,和鼓励,这对纽特来说已经是少有的幸福了。当然要指出虽然这份爱意一直存在于他们心中,但是碍于很多原因,他们之间相处总是别扭着。

而为了让父母亲人和自己至少过的...